体育新闻
被骗“刷”的织音币去哪了?200多人被“刷”走上百万_社会频道_
发布日期:2020-07-18 03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2日晚间,央视曝光“刷单兼职骗局”话题出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的第一名。本报报道的“织音币骗局”因此受到更多关注。被骗刷的织音币到底去了哪?又被谁提走等疑问一直未解开。昨天,有织音app玩家联系记者,他朋友曾低价购买过织音币。13日下午,织音官方微信连发两条声明,示平台被非法分子利用,而受害者对于这份证明并不买账。

被骗“刷”的织音币去哪了?

7月13日,读者王琳琳(化名)向山东商报?速豹新闻记者爆料,自己曾是一名织音平台的玩家,通过在平台上唱歌认识了不少平台上的歌手,其中有酒吧歌手、老师、白领,包括自己在内的众多玩家是从织音平台上获得过一定收益。

“收益主要来源于打赏和签约,艺人就是所谓的平台主播,当这个‘艺人’被‘制作人’签约以后,那么这个艺人所得到的全部礼物有45%的收益归个人所有,13%的收益归制作人所有,10%的收益归所在房间房主或者主持人所有。如果房间的流水达到了一定数额,平台还有补贴红利。”王琳琳说道。

不过,王琳琳表示,在看到本报记者此前关于“织音币骗局”的相关报道之后,突然意识到,自己此前从平台上低价购入过的织音币,或许与这些受害人被骗刷的织音币有关。

“大概在一个月或更早之前,有不少刚刚在织音平台申请账号的新人,会私聊或者在屏幕下方@主播和房主,问他们需不需要低价折扣充币,大概的折扣在5折到7折。而对于他们手中织音币的来源,其往往表示是中美汇率差和疫情的原因,需要及时变现给员工发工资。”王琳琳向记者透露,“作为一名玩家来讲,可能有些人并不在乎低价充币带来的收益,但低价充币收礼物的确可以省钱。”

王琳琳告诉记者,自己曾花6000元购买了十万币。“知音币到账,立即付款,试了一下,这些币可以正常交易,就把这些币刷给了自己的艺人和朋友,这样一来这些艺人就能获得更多的平台收益。”

“或许骗子以刷单兼职为理由,诱导受害者刷钱购买织音币之后,再以低价转手卖给织音平台上的玩家,以此将手中骗来的织音币进行变现。”王琳琳向记者推测道。

王琳琳坦言,当看到了那么多人被骗,一直未还款发愁,她愿意配合并给警方提供线索,希望早日把诈骗团伙绳之以法,也希望希望织音平台早日关闭花呗的充值方式,避免有更多人上当被骗。

?织音平台发紧急声明

众多受害者在自己被骗之后多次与织音平台进行联系,织音平台客服均是推脱、不受理的态度。

记者就“织音币诈骗案”多次联系织音所属的成都淇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成都淇酷),对方一直不正面回应。与此同时,记者多次联系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三瓦窑派出所,也未获得最新事情进展。

不过,7月14日下午4点01,织音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发布一则声明,没多久就删除了,之后与5点19分,再次发布声明,就从今年6月份开始的“织音币骗局”事件发声。

织音在声明中声称,平台是被不法之徒利用进行网络诈骗,以帮助骗子进行网络刷单、刷信誉可以赚取相应提成报酬等惯用手法,诱导不明真相的群众点击非法链接,造成受骗者钱财损失。织音认为,此举是诈骗者利用了平台,并对平台名誉造成恶劣影响。

此外,声明称成都淇酷已与当地工商、公安等相关机关互通信息,配合破案,并提醒用户切勿通过第三方渠道非法充值或打折优惠。还呼吁“不要给诈骗分子任何可乘之机。”

山东商报官博将此声明发出后,立即引起了众多受害者的议论,其中有受害者认为织音此举是在撇清自己的责任。“从六月初到今天,陆续有人被骗,织音为何不对旗下非法所得钱财的用户ID进行冻结?又为何于近期将织音平台的提现次数从3次增加到6次?”

从事件发生以来,记者一直在试图联系成都淇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但均未获得回应。对于受害者提出的质疑,织音平台以及成都淇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均未给予任何解释。

律师说法:平台收取的相应分成应退还

在织音平台,用户唱歌赚钱的同时,织音还要收取一定的平台费用,为32%,而除了平台费用之外,记者了解到从织音平台提现时还需要支付一定的提现服务费。

“那么对于受害者来说,以被骗手法把钱冲入织音平台账户,是不是织音平台也收取了被诈骗得来的这部分钱的分成?”对此,有受害者提出,即使是骗子织音平台参与了诈骗,平台这这个过程中的收益应该属于不当得利,应该退回。

记者14日联系到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甄恩扬,其表示,织音平台收取的相应分成应该退还。

“在受害者提供相关订单信息或其他证据的前提下,涉及到因为诈骗而进入到织音平台的钱,织音平台不论通过何种方式进行收费,相应的钱款都应当退还。”甄恩扬说道。

山东商报?速豹新闻记者 徐晓阳 实习生 张艺 郝雪丽